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适彼乐土

 
 
 

日志

 
 

王泽瀚的阅读  

2010-06-20 10:18: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泽瀚的阅读 - 亚历山大 - 适彼乐土

   再过十来天,王泽瀚就要回国过暑假了。为了让他暑假里有英文书看,他妈前几天给他买了他盼望已久的一套书,准备带回来,书名叫A-Z Mysteries,一共26本,据说是美国目前最流行的一套适合十来岁孩子阅读的读物,王泽瀚的很多同学都有。说好了带回来暑假看,所以王泽瀚虽然一天摩挲几遍,不过一直克制着自己先不看。但是他终于没忍住,“先看一本吧”,结果一天就看了大半本,现在已经看完了三本。
  当王泽瀚识字量到了一定程度之后,就表现出了对阅读的浓厚兴趣,这是我和他妈非常高兴的一件事。冠冕堂皇的说辞,是读书可以扩大知识面;而做爹娘的真正得到的实惠是,自己忙的时候,扔给他一本书,他就能在一边安静阅读,不会再给大人添烦了。而且他在阅读上似乎很有一点天分,读得极快。他二年级时,我给他买了一套杨红樱写的《淘气包马小跳》系列,一共19本,原想够他看一阵子的,没想到,有一天他上学,带了一本新书,就是中午休息和放学后等回家的三个小时左右,居然就读完了。我很惊讶,一本书8万字哪!问他书中的内容,他基本上都能回答出来。那一刻,我真是倒吸一口凉气,就算我这个当爹的买得起,只怕那些儿童文学作家们也写不出那么多作品来。
  王泽瀚对历史非常感兴趣,肚子里装了一大堆中国历史知识。去美国前,为了加固他的中国根,我给他买了厚厚的两大本《二十五史故事》,还有几本少年版的中国古典名著,给他带去美国,继续熏陶。他刚到美国时,住在一个几年前移民美国的中国朋友家,给他们大讲中国历史,朋友笑称“系统地接收了一次中国历史教育”。他刚在美国上学时写了一篇作文《我给美国同学起中文名字》,颇能流露他对历史的兴趣:

  我在美国上学已经两天了,可是我还是一句英语也听不懂。第三天,老师给每人发了一张白纸,我不知道要干什么,就在纸上乱写了一些中国字。我旁边的一位同学看见我在写中国字,突然大声地说了一句我从来没听过的英语,我猜他说的是:快看,他在写中文字。同学们呼啦一下就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忽然一个同学问我:“我的中文名字叫什么?”我想了想,说:“你的中文名字叫牛通。”这下子,所有的同学都开始问我:“我的中文名字叫什么?”我就给每个同学都起了一个中文名字。我给男同学起的名字是:曹操、刘备、关羽、张飞、吕布、岳飞、韩世忠……给女同学起的名字是:孙尚香、花木兰、貂蝉……这些都是我看过的历史故事里面的人物名。他们念着自己的名字,很高兴。我也很高兴,因为我可以用简单的英语跟他们对话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突然非常担心,我问妈妈:“妈妈,我随便用历史人物给他们起名字,对吗?”妈妈说:“你给他们起的又不是坏名字,而是一些中国历史上的人物,没关系的。”这下我放心了。我想,以后要多跟美国同学说话,来提高我的英语水平。

    今年春假,王泽瀚和他妈去华盛顿玩了一趟,参观了很多博物馆,他又对美国历史产生了兴趣,但是一时还读不了太难的英文书,就交给我一个任务,让我买了几大本介绍美国和一战、二战的中文历史书,给他带去。中文、英文两路包抄,很快,美国历史常识就被他拿下了。例如,他跟他妈说,他过去一直以为总统山上的那个罗斯福是二战时著名的富兰克林·罗斯福,原来不是,而是这个罗斯福的叔叔,西奥多·罗斯福总统。
  刚去美国时,阅读英文是他的一门作业,天天都要做。我看过他那时读的书,图大字少,是适合比他小好几岁的美国孩子看的。他准备了一个小本,不认识的词都要查词典,然后记在本子上,积累生词。那时的他,看英文是一种受累,只要上厕所,就一定要换成中文书,待在里面不出来——还是看中文书享受啊!因为带去的书有限,每本书都看了好几遍。
  经过一段时间的勤奋学习,用王泽瀚自己的话说,他现在已经是一个almost native speaker了。看美国动画片,他乐得咯咯笑,他妈听不懂,得听他慢速重复一遍才能听懂,然后纳闷:为什么刚才就没听懂呢?大约一个月前,他去他舅舅家(他舅舅1999年赴美读博,至今已在美11年),他舅舅在加油站加油,和美国人说了几句话,回到车上,他问:“舅舅,你觉得你的发音怎么样?”搞得他舅舅很没面子,气得直哼哼。他的英文阅读能力已经与美国同学并驾齐驱了,连他的老师都觉得难以置信。他看英文也不需要查词典了,跟读中文一样,可以流畅地享受阅读的快乐了。
  前两天他妈说,这小子现在读英文书太快了,简直是吃书,不认识的词也不查词典,蒙着过,得督促他查词典。我赶紧制止。带他去美国上学,不就是为了培养他以native speaker的方式学英语吗?遇到生词就查、就背,那还是把英语当作外语学。现在王泽瀚的英语水平已经到了一定的程度,又有习得环境,就应该以母语习得的方式学习了。想我当年十二三岁时读《水浒》《西游》,哪里查过词典?不就是废寝忘食、一目数行地蒙着过来的吗?碰到打打杀杀、快意恩仇的文字,才再三品读;至于那些动不动来一段的诗体描写,跳过去不就得了?王泽瀚一天看一本马小跳的时候,我们又何曾要求他查过词典呢?他不也是蒙着过来的吗?
  王泽瀚还在国内读二年级的时候,有一次在回家的车上,他兴致勃勃地给我们讲历史:“越王就选了两个绝色美女,一个叫郑旦,一个叫西拖,送给吴王……”我纠正他:“不是‘西拖’,是‘西施’,这个字念‘施’——”他妈突然爆出一阵狂笑。原来她没反应过来,还在记忆中搜索:西tuo是个什么人?经我一说,才恍然大悟,忍不住大笑起来。从此,“西拖”就成了我们调侃王泽瀚的经典笑话。此外,貂蝉到了他的嘴里,竟成了“豹蝉”。唉,中国古代著名的四大美女,这就被他唐突了50%。不过,他小小年纪,无师自通,已经懂得了“秀才识字认半边”的道理,以此跨越阅读障碍,仍不失为一种非常高明的阅读策略。正是通过这种高效快速的阅读,他才积累了一肚子的课外知识,得到了中美老师一致的评价——知识面宽。往长远说,现在是知识爆炸的时代,阅读时只有超越饾饤琐屑,直取核心要害,才能提高阅读乃至工作效率,在事业上获得更大的成果。再说了,陶老夫子都说自己“好读书,不求甚解”,又何必苛责一个孩子?
  前几天王泽瀚跟我说于谦的故事,凭记忆就把《石灰吟》背了出来:“千锤万凿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粉骨碎身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唯一遗憾的是,他把“瓦剌”读成了“瓦刺”。我又不失时机地纠正他一下,看他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他妈说,已经无法跟他对话了,因为他现在说的很多东西,她都不知道。他妈文史知识稍逊,只有等他爸接招了。
  对我而言,和一个十来岁的孩子一本正经地谈史论道,时不时还要谦虚地请教一下:“儿子,这个这个英语怎么说?”这倒是一种新鲜的人生体验。
  我期待着。

   

    补充: 

    今天上午(纽约的晚上),王泽瀚他妈又跟我抱怨:“你儿子又在吃书了。不到40分钟看了32页,这书一共106页,下午刚从图书馆借回来,9点多看完电视以后才开始看的,中间还上厕所大了个便。好在我们家就在图书馆旁边,不然真是挺麻烦的,哪儿找这么多书给他读啊。”后来又加了一句:“我好羡慕他,斜躺在被子上,翘着二郎腿,看得那叫一个专心。” (6月25日)   王泽瀚的阅读 - 亚历山大 - 适彼乐土


  评论这张
 
阅读(324)|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