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适彼乐土

 
 
 

日志

 
 

相映成趣的两首诗  

2010-05-31 00:18: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日看了一个电影片段,《李米的猜想》,里面有一个戴着长长的假发套的光头男子,坐在立交桥栏杆上,用浓重的方音对两个农民工诵了几句诗:“湖底对自己是无底的,岸对自己也无岸。它的水对自己也是不湿不干的,它的波浪也不感单一或个别。这些波浪在既不小也不大的石头周围,对自己那听若无闻的轻声细语轻声细语。”诵完就后仰坠落,摔死在邓超驾驶的车上。估计导演的意图是想把他表现为一个职业诗人。电影我没有看完,但是我对导演对诗人这种故作黑色幽默的庸俗解读很不欣赏。
  农民工听了如同天书的这几句诗,其实是非常好的诗,只是导演近乎恶意地断章取义,来表现那个伪诗人对生活乃至生命的空虚感和绝望感,使这几句诗听起来充满了荒诞。这几句诗出自波兰女诗人维斯瓦娃·希姆博尔斯卡(Wislawa Szymborska)的名作《从一粒沙看世界》,而这位诗人是1996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原诗如下:

  从一粒沙看世界

  我们叫它一粒沙。
  但它不叫自己粒或沙。
  它就这样存在着,
  没有一个系统、特别、
  短暂、永久、
  不确或切合的名字。
  
  它不需要我们的顾盼,我们的触摸。
  它不感到自己被觉察和触摸。
  它掉落在窗沿这一事实
  只是我们的、而非它的经验。
  它掉落在任何事物上也是如此,
  并不证明了它已经掉落,
  或仍在掉落。
  
  从窗口可以观看到很好的湖景,
  但是湖景本身是无法观看自己的。
  它存在于这个世界,
  没有颜色,没有形状,
  没有声音,没有味道,也没有痛苦。
  
  湖底对自己是无底的,
  岸对自己也无岸。
  它的水对自己也是不湿不干的,
  它的波浪也不感单一或个别。
  这些波浪在既不小也不大的石头周围,
  对自己那听若无闻的轻声细语轻声细语。
  
  而这一切都是在一个本身没有天空的天空下发生的,
  太阳在那里一点也不沉落地沉落,
  一点也不隐藏地隐藏在一朵非自愿的云团背后。
  风费力地拖着它,没有任何理由,
  只不过是吹罢了。
  
  一秒过去,
  另一秒,
  第三秒。
  但是这只是我们的三秒。
  
  时间像一个带着急件的信使飞驰着。
  但这只是我们的比喻。
  一个创造出来的人物,自己越讲越急,
  而消息是无人性的。
  
  因为看过这首诗的英文模样,所以我真的相信了那句话:“诗是在翻译中失去的东西。”说实话,这翻译,够别扭的。不过且慢,作者是波兰人,我不知道原作是作者用波兰语写的还是用英语写的,如果是用波兰语写的,那么,这漂亮的英文句子,又是谁码出来的?附上英文如下:
  
  View With a Grain of Sand

  We call it a grain of sand,
  but it calls itself neither grain nor sand.
  It does just fine, without a name,
  whether general, particular,
  permanent, passing,
  incorrect, or apt.
  
  Our glance, our touch means nothing to it.
  It doesn't feel itself seen and touched.
  And that it fell on the windowsill
  is only our experience, not its.
  For it, it is not different from falling on anything else
  with no assurance that it has finished falling
  or that it is falling still.
  
  The window has a wonderful view of a lake,
  but the view doesn't view itself.
  It exists in this world
  colorless, shapeless,
  soundless, odorless, and painless.
  
  The lake's floor exists floorlessly,
  and its shore exists shorelessly.
  The water feels itself neither wet nor dry
  and its waves to themselves are neither singular nor plural.
  They splash deaf to their own noise
  on pebbles neither large nor small.
  
  And all this beneath a sky by nature skyless
  in which the sun sets without setting at all
  and hides without hiding behind an unminding cloud.
  The wind ruffles it, its only reason being
  that it blows.
  
  A second passes.
  A second second.
  A third.
  But they're three seconds only for us.
  
  Time has passed like courier with urgent news.
  But that's just our simile.
  The character is invented, his haste is make-believe,
  his news inhuman.

  说是“从一粒沙看世界”,其实是以宇宙观审视人的周遭万物,这个被人类赋予不同名称和种种感情色彩的世界,其实是自身俱足、不假外求的纯粹的存在。这种感觉,我倒是并不陌生。十三四岁时,我曾是一个烟霞少年,每每在夏日傍晚独自去荒湖野山间饕餮日落时分洪荒壮美的湖光山色,漫步沙滩,任凭细浪逐我昵玩。遐思远引,常会心有所失,似与湖山融为一体。念及无我之时,落霞原不待寓人目,潮水自无意濯人足,地老天荒,万物自有常生常灭、不生不灭之道,于是一种幽邈的宇宙感便会油然而起。后来离开宁静乡村,来到喧闹城市,直到上大学读闻一多评《春江花月夜》“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时的连声惊叹:“更迥绝的宇宙意识!一个更深沉,更寥廓,更宁静的境界!在神奇的永恒面前,作者只有错愕,没有憧憬,没有悲伤。”才觉得听到了久违的心灵回音。《从一粒沙看世界》自有一种西方诗的细腻,用一系列的矛盾修辞(如floor exists floorlessly)娓娓道来,有如逻辑分析,透着超然的客观冷静,但很有诗的味道,在我,仿佛少年时的山风湖音又一次穿越漫长时空的回响。
  维斯瓦娃·希姆博尔斯卡虽是波兰诗人,但是这首诗给我很强烈的老庄的出世感觉。这首诗是好诗,但仅是好诗而已。倒是我前不久前读到的另一首我的大学同学孙志民——一位无名诗人写的诗,真是令我击节倾倒。
  
  世界与我
  
  阳光的洪水漫过亘古的苍茫
  群山是岩石堆砌的不落波浪
  繁密的星空在神秘的涡流中旋转
  渺小的我,只是大地的微尘,随风飘扬
  在随时,在随地,被吹起或抛落
  无奈地聚散,眩晕于无意义的深渊
  感觉纷乱如风卷秋叶
  钟表停摆,时间之维静止于零点
  大地无言,万物森然
  世界不在我之中
  我孤独的追问没有回声
  
  然而,是我歌唱天空那朵金色的花
  群山映入我的眼睛便有大海的蔚蓝
  每颗星星都安居于自己的星座
  我站在家园的某一个角落,看月亮缺了又圆
  我注视,我给予,我创造,我幻想
  我给存在以澄明
  我给虚无以光亮
  我敲响时间的钟声
  我把破碎的感觉集合成秋天的雁行
  万籁无声中,一个主题曲反复响起
  我在世界之中
  我知道大地微尘、世界与我、刹那终古的秘密
  我知道月明不过是太阳的反光
  
  同《从一粒沙看世界》相比,我更欣赏这首诗里体现的入世精神!我虽然没有闻一多的才华,也要发出闻一多式的惊叹:“多么轩昂的主体意识!一个更宏大,更激越,更卓绝的境界!在宇宙的无序、浩瀚与永恒面前,作者没有自叹卑微,自伤渺小,而是以自我为主体赋予万物以理性和感情,昭示着人在宇宙中哲理意义上的诗意栖居。”《世界与我》与《从一粒沙看世界》可谓异曲同工,甚至更富诗意,而其原创的优美的汉语诗句,则更是那别扭的翻译难以比拟的。相信孙志民不是为了回应《从一粒沙看世界》,但是我却从中感到了舒婷以《这也是一切》回答北岛《一切》的相映成趣。
  考虑到这个时代对于诗人的庸俗解读,我也庸俗地作一个不无必要的补充:孙志民被我们同学称为民间哲学家,喜欢看书涂鸦,但是请放心,他在机关工作,事业有成,只是业余写诗,不是职业诗人。

  评论这张
 
阅读(290)|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