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适彼乐土

 
 
 

日志

 
 

曾经的文学青年  

2010-04-04 02:38: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大学同学跟我谈到一位诗人,下了几句精彩的评语:“灵魂缺乏诗心,生活缺乏诗意,文字缺乏诗味。”女性独有的犀利,温柔一刀,直插心窝。
       闲谈中,我说,中文系的学生,年轻时大都做过文学梦。我上高中的时候,就写过不少可以称之为诗的东西。一时兴起,从办公室铁皮柜里翻出一沓散页,上面都是我早年的手迹。
       其实说一时兴起并不十分正确。近年来一直十分怀旧。按说四十出头,正是人生鼎盛时期,但自从意识到自然的身体机能将要无可逆转地走下坡路以后,就开始追怀青春岁月,不再像以前那样毫无保留地批判过去、勇往直前,而是觉得青年时代的所作所为虽然幼稚浅薄,但毕竟是青春的肉体的驿动,虽不欲重来,但却颇值得怀恋。
       这沓子散页,原来是一个笔记本的一部分,这本子上满是我高中时饱蘸着感情所写的东西,但是,上大学以后就只配塞在角落里了。后来出去读研究生,毕业来京工作,回去收拾旧物,居然翻出这幼稚东西来,羞愧难当,一把扯掉。然而,毕竟是一段岁月的物证,终难丢弃,就把散页塞进一个信封,带到北京,扔在办公室冰冷的铁皮柜里,十几年间,只是偶尔整理柜子时发现它的存在。然而,现在的我居然能够欣赏这少时的作品了,而且,伴随着阅读,写作时的种种心曲,那可是二十多年前的尘封旧事了,居然一一生动地曳尾而活了。
       这些作品,大都是秘密写作、秘密囚禁,绝不为外人所知的。一个少年人,毫无所图,这样地苦心孤诣,究竟是为了什么?现在的我已经不能理解。但是既然我现在已经比较宽容,就把它们放生了吧。我把写作的背景尽量注释一下,供同我一样渐渐老去的朋友们一起追怀过去的青葱岁月。
       敢于把它们放生,除了自己的宽容与怀旧,也有一点意外的得意,没想到自己高中时写的东西,就那个年龄来说,还颇有点样子。敲了两篇给上面那位犀利的诗评家看过,原本只是想证明我确实曾经是一个文学青年,没想到竟然博得了她意外的好评,“有点新文学的感觉”,“一个小人儿,还有这么多心思”。

校园

瞧,这金色的时光,弥漫着花香,
这美好的岁月,小河般流淌。

瞧,那熟悉的墙角,煤一般黑的墙报,
那高大的梧桐树下,是常走的小道。

这儿我们跑过步,那儿我们踢过球,
那儿我们开怀大笑,这儿我们争论不休。

花儿们笑着说:“这个小书呆背书来了。”
大树们点着头:“这个好学生上课去了。”

不论是早读琅琅,或者是夜晚的寂静,
都请记住它们吧,像珍惜自己的眼睛。

将来有一天,我们很忧伤,
睡梦里,它们会变成记忆的荷香。

注释:
       这应该是高一时的作品。高一时我同桌的父亲是一位作家,同桌自认为有文学遗传,应该子承父业,喜欢舞文弄墨,只是有些不合时宜,因为他爱在上课时写诗,写完后还前后左右传看。我中学时代还是个好学生,上课很认真的。有一次,他写了首新作给我看,记得题目叫《生活》,我看完后顺手在下面也写了几行:“想起了生活,就想起闻一多。一沟绝望的死水,油污染成绮罗。”然后还给他,继续认真听课。很久以后他跟我说,当时他被我惊住了。我想,他可能没想到,这个戴着眼镜的小书呆子,居然是他的同道中人,而且水平似乎不在他之下。想想就觉得好玩。不好玩的是后面,从此他就经常写一些新作要和我对诗,令我不胜其烦。我说了,那时我是好学生,上课很认真的。
       这首《校园》是我同桌要我写的,当时好像他要负责出一期学校的墙报,他知道我会写诗,向我约稿。我写了给他,他很欣赏,尤其是里面的“小书呆”一句。但是,这期墙报不知为何没出,所以,这首诗终于没有面世。这也是我的作品里唯一一首给人看过的。
       本诗的写法受雨果某首诗的影响,具体是哪首,时间太久,我已经不记得了。
       跟我的同桌好多年没联系了,很想念他。
       诗中“煤一般黑的墙报”是即景之语。我上高中的时候,合肥八中一进校门,迎面就是一面墙报。

秋天的艳阳

无瑕的碧空挂着晶晶的太阳,
原野上阵阵金风多么凉爽。
清清的小河哗啦啦欢快地流淌,
一片片草坡静悄悄地妩媚变黄。
小树林伴着微风低低地吟唱,
田野上飘荡着醉人的桂花香。
快乐的人们在岸边悠闲徜徉,
笑语欢畅,插上了阳光的翅膀。

然而忧伤的人依然很忧伤,
美丽的诱惑怎能让游子上当?
秋天的艳阳啊,美丽的风光,
你的身后有一道阴影在潜藏。
正如你温煦中酝酿着风雨雪霜,
我一样平静地等待着苦难临降。
你瞧,尽管我的脸晒得滚烫滚烫,
可是我的手却依然冰凉,冰凉。

注释:
       这首诗写于国庆节期间,肯定不是高一,应该是高二的国庆节,估计高三的时候应该没时间玩这个了,但是也难说,国庆的时候还没有真正紧张起来。国庆的一天,我去银河公园溜达(我无法把“散步”这个词与十七八岁的男孩联系在一起)。所谓银河,实际上是一沟死水。诗中描写的是实景,只除了小河。我总不能对着一沟死水大发诗兴吧,合理的虚构是允许的。用“晶晶”形容太阳,是因为当时太阳已经不再毒辣,已经可以直视。那时我很瘦,浑身上下没有一点脂肪,高中毕业时,一米八的个子,体重才53公斤,典型的麻杆身材,极不耐寒。末两句是我的真实写照,我的手当时确实很凉。
       那时总是幻想自己是一个游子,四处流浪的游子,类似于今天的背包客。中秋时节不冷不热,但是天气很快就会转寒,游子就会饱尝风霜。倒数第四、三两行,原为“就像我是如此平静一样,你的身后孕育着风雪的波浪”,想表达游子处处无家处处家、自感悲凉而又习惯苦难的无奈淡定,但是只看字面,原文简直不知所云。其实当时我内心就很纠结,笔力太弱,想要表达,但又表达不准,苦思冥想,一直改不好。前几天往电脑里敲的时候,略费沉吟,改成“正如你温煦中酝酿着风雨雪霜,我一样平静地等待着苦难临降”。二十多年后,终于做到辞能达意。
       全诗句句押ang韵,对当时的我是一个挑战。在我看来,ang韵适合表达昂扬、欢快的主题,与前段相宜;后段主题一转,表达悲凉,但还用ang韵,反衬之下,力度更强。

一场喜剧结束了

一场欢快的喜剧结束了,
空空的剧场还漂浮着欢笑……
在无情的灯光照耀之下,
主角还倦坐在舞台一角。

“难道我留恋少女的鲜花?
难道我惆怅世人的欢笑?
为什么我想做哈姆雷特,
却在喜剧中容颜渐老?

“啊哈,你这生活的小丑,
喜剧结束了,你怎么还不走?
是啊,喜剧已经结束,
可悲剧似乎永无尽头。”

注释:
       这首诗是杂感式的,具体写于高几,实在想不起来了。
       后两段是这个主角的独白,我想象中,最好是孙道临为哈姆雷特配音的那种腔调。在空荡荡的剧院中,一个真正的悲剧主角自我嘲谑的悲怆独白。
       我老婆读后,说这是无病呻吟。

无题

今夜,我们分手,
各自把眼泪挽留。
惆怅地笑一笑,
遮掩住眼里的哀愁。

将来,你在灯下浅笑,
我在烛边垂首。
你在欣赏音乐,
我在为生计担忧。

眉头微微一皱,
我们都想起了旧友。
可是不要沉思,
旁边坐着新朋友。

我们的新朋友,
注意到了我们的眉头。
“在想什么?”他们轻声地问。
“没什么呀?”我们故作惊讶地摇头。

注释:
       首先严重声明,写这首诗时,我绝对没有谈过恋爱,更不可能失恋。我也没有诗中所写的那么失败,不用为生计发愁。那么为什么会写出这么一篇东西?尽管当时的感情无比真诚,现在看来,其实都是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
       至于写作时间,记得好像是一个春节前后。那时不喜欢热闹,越是热闹的时候,越是喜欢清寂的感觉,曾经在年三十万家放炮的时候,一个人冒雪躲进公园,远远地听取爆竹声。
       这首诗里有莱蒙托夫的影子。顺便说一句,我很喜欢莱蒙托夫,初中就看过《当代英雄》和他的一些诗。

徒然的挑逗

如同一个优雅的贵客
轻啜着热气缭绕的香茗

如同一个迷人的琴师
幽幽地拉出柔婉的弦音

托腮静坐,专注阅读
轻捻书页,安闲静穆

浑然不觉一双来回的妙目
嫉妒地恼视着泛黄的旧书

挑逗的花裙轻盈地舞过
徒然地拂动他额上的黑丝

注释:
       不记得具体写于何时。
       中学时代,我对那种喜欢跟女生打成一片的男生很不屑,现在想来,其中也许含有一些嫉妒。我理想中的男生,应该是专注学习,成绩优秀,可以招女生喜欢甚至崇拜,但是不愿也不必亲近女生。这首诗就表达这种意思。
       这首诗原先不押韵。我不喜欢不押韵的诗,所以往电脑里敲的时候雕琢了一番,但是最后两句,我实在改不好了。就这样吧。

  评论这张
 
阅读(16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